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章 格杀勿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纪欢喜与周相民终于来到了白虎殿前。

    那里,一个少年拖着三口棺椁正在固执的前行,他的身前有密密麻麻的甲士手握刀戟,将他的去路堵死。

    但少年对他们却视而不见,依然固执的朝前迈步,而那些甲士手中的刀戟却分明打着颤,随着少年的迈步而一步步的后退。

    至于少年的身后,却早已横七竖八的倒满了龙骧军的尸骸。

    “魏公子!”纪欢喜的心头一惊,赶忙朝着那身影大声喊道。

    少年的身子一顿,回眸看了一眼,在看清纪欢喜的模样后,他微微一笑,可下一刻,身子却继续拖着三道棺椁朝前迈进。

    纪欢喜一愣,快步追了上去,嘴里大声言道:“我知道公子对于州牧之事耿耿于怀,但公子这样行事却于事无补。”

    “最后只能是事情这桐儿仇者快,公子现在退去,欢喜保证能从中斡旋,想办法为公子脱身!”

    “姑娘好意,魏来心领了。”

    魏来却头也不回的说道,“但有些事姑娘能帮,有些事姑娘是帮不到的。”

    “这世上没有两全法,姑娘若是两头都舍不得,最好的办法不是和稀泥,而是离开。”

    纪欢喜闻言一愣,她不由得又想到了当初在宁霄城时,那位州牧似乎与她说过同样的话。

    她不由得暗暗审视自己,是不是真的把有些事情想得太过天真了一些。

    轰!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白虎殿的大门轰然打开,数道身影在龙骧军的簇拥下迈步而出,纪欢喜抬头看去,却见来者赫然便是大燕的皇帝陛下与娘娘,当然还有那位太子袁袖春。

    龙骧军在魏来的身前站定,两把华贵的大椅被抬出,一位身着龙袍的男人与一位凤冠霞帔的美艳女子分别落座,袁袖春站在二人身后,目光恶毒的盯着魏来。

    魏来也在这时打量起了那二人。

    袁通,燕庭第三位皇帝,年俞五十方才登基继位,为人专权善于猜忌,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也不例外。

    但与魏来想象中昏君应有的

    模样不同,袁通虽然年过六十,但身子却并不显得年迈,反倒壮硕无比,哪怕是那宽大的龙袍,也无法遮掩他这般身形。

    他的双目炯炯有神,却又略显阴森。

    至于他身旁的那位女子,更是魏来凭生仅见的绝色,虽然诸如阿橙纪欢喜之流亦当得起这个名号,但相比于她们眼前的女子却多出了一分骨子里渗出的媚意。

    魏来打量着二人,二人也同样打量着魏来。

    “你就是江浣水的那个外孙?”良久,袁通忽的出言问道,声音低沉厚重,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威严。

    “你就是那个昏君?”魏来反问道。

    手中牵着的绳子一提,三座厚重的棺椁便从他的身后飞起,重重的落在了他的身前。

    这样的做法当然极为失礼,袁通身后一位武将打扮的男人见状脸色一寒,作势就要上前,可袁通却伸出手拦下了他。

    然后,这位大燕的皇帝眯着眼睛看着魏来,说道:“我以为江浣水敢把宁州交给你,你会是个很聪明的人。”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