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七十七章 空之忆(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在昂的安排下,空和乌尔法被军营的骑士带领到了营地旁搭建的难民集中安定区,或是军队救济车队的供应也无法完全普及到的超额民众,或是巡游的车队在路途中遇见的奄奄一息的受难者。许多失去了住所和生存能力的人们就在骑士们的引领下,享受着来自国家和骑士团的照顾,日日夜夜生活其中。

    于这战火将整个大地都化为焦土的世界上,受命于国家的骑士团亲手建立的这区域,仿若灾难的土地里,唯一存在着希望的地方。

    第一天,空踏入了那所谓的安定区的栅门,看到了同自己所想,并不相似的光景。

    木制的房屋虽粗糙,也依然看得出是走心认真所造,不过与其说是房子,倒更偏向同兵营帐篷一样的简陋居住所,一个个排列分布其中,一日三餐可以从军队处领到与士兵们同样的伙食,更多的时候是各种山菜野菌,以及压缩的面食品,偶尔会有部队狩猎而来的野味,分发给民众的份量甚至会超出士兵,总骑士长也做着即使自己吃糠咽菜也不会亏了民众的表率行为。

    是个绝不会比生活在外流浪无所的要差的地方。

    可空看到那些生活其中的人们,看到他们面黄肌瘦的脸庞上依然挂着无神的目光,四肢健全的人群跟残疾的人群瘫坐在同一片房屋的墙壁上,只觉“难民安定区”,比起着外界,不过像一张只换了背景的图画。

    ------------------------

    第二天,空度过了日后他觉得最无聊的上午和复杂的一天,他醒的很早,比其他任何生活在这里的民众都要早,那是与高个子待在一起时形成的习惯,他们孤身在野外,时刻都有着遇见偷袭的野兽或敌人的危险,所以睡觉从不会睡很死,有时候一天下来也未必猎来足够的食物,也就经常起早睡晚。

    空只花费了不到半个上午的时间,就逛完了安定区所有的范围,这里的的确确,是个有着可保障的住所和食物的地方,也只是个仅此而已的“废墟城镇”。

    当他绕着栅栏墙走完一圈,重新站到这里的中心点,看着这个其实很小的生活区,这个撤去那一层形同虚设的栅栏,便和外界丝毫无差异的地方,猛然也又的那么大和空旷,他茫然着,茫然的去想,去想自己之后的生活。

    他未来无数的日子,是和那些毫无生气的人一起瘫坐在地上,还是一次又一次的,绕着这个狭隘地方的边界走那无数个一圈又一圈。

    这里,有着足够的资源让人不会挨饿不会受冻,这里,有足够的安全让人放心自己不会继续饱受战火侵袭,这里,真的是这大地上仅存的希望之所?

    第三天,空走到了区域接壤军营的大门旁,他突然想到,能不能出去看看。

    “这个门是不能随便通过的啊,而且是你这样的小朋友,”看守在门旁的骑士拦住了他,“出于保护措施的要求。”

    空看着紧闭的大门,觉得心里似乎有股刚刚着起来的骚动,被迅速的扑灭了,他失落又继续茫然的回头,却看到了一段叫做“征兵处”的名字。

    所谓的“征兵处”,在负责大门的看守地所开放的政策,每隔数段时间都会有骑士换班驻扎,等待着愿意走出安定区,加入骑士团的人们,可似乎更多时候,那里不过是留有一个空站岗的骑士。

    像是枯燥的古物展馆里忽然混入了一个活泼模样的人偶,比什么都博得孩子的眼球,尽管这什么“征兵处”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

    “为什么会在这里造一个这个叫‘征兵处’的地方?”空曾趴在桌子的另一侧,仰着头问那桌后负责看班的骑士。

    “因为军队的人手,一直都不保证够用啊,有的时候,一天内我们就会失去很多的人,几十个,几百个,甚至有些穿着同样铠甲的同胞们,在任何人都清楚的荒野半路,就再也无法走回来。”骑士说,虽然他并不在意提问的孩子是否听得懂,或许只是想借此抒发一阵叹息。

    空的确懵懂,但他能想到胡子男和高个子,他将高个子葬在了那片瓜田旁,而胡子男,他甚至找不准返回森林的路,想到这里,他会很难过。

    “为什么,没有人想成为骑士呢?”

    空想象着他曾经每次醒来时,看到那两个让他安心的身影,透过他们外力或斗篷的破孔处,看得到里面那一层铠甲上刻印着的青色蔷薇。

    那时他在心里完全赞同着胡子男对骑士的解释,甚至将其更加的神化,他觉得骑士,真的便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他们足够的伟大足够的强,能够保护好所有人,能够让任何人因其而感到无比安心愿意无顾忌的依靠。

    直到他听着胡子男最后的牵挂的话语却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倒下,直到他痛苦着亲手将变冷的高个子埋进地下,他知道跪在地上那时地面的冷度心的冷度,知道徒手刨开泥土时十指磨破皮的疼痛,和心里更甚的疼痛。

    才知道,那些人穿上了威风凛凛的蔷薇铁甲,可依然还是人。

    “既然能够平安的活下去,还有不会缺乏的食物与水,有这样的日子,谁会放着不过,而跑去碰那些沉重的铁衣服,还有冷冰冰的刀刃?”骑士耸耸肩。

    “那你,为什么还要当骑士呢?”空问。

    骑士惊讶着,他没有想过面前这孩子会问出这种问题,无论是否是无心之问,骑士沉默不说话,他的手下意识握住了腰间带着的挂件,一个空一辈子也不会了解到的,只关于这名骑士自己的挂件。

    “你真的想出门吗?”那个骑士忽然问。

    “想!”空使劲点点头,尽管只是一两天,可待在这个地方,待在这个衣食无忧的安定之所,让他觉得难以忍受。

    “今天晚上又会有惯例的追悼会,活着的人为那些去世的人祷告,为那些牺牲的战友,还有战友们各自因故去世的亲人们,”骑士望着军营方向说,他的手迟迟未松开反倒捏的更紧了,“你应该有知道,在这里往西南方,每到晚上的时候会有大约半个小时,那边会烧出通红的火。”

    “我昨天晚上睡觉时,半途醒来看到了,我追着红光一直走,贴着栅栏能听到远处好像有很多哭声。”

    “嗯,”骑士应声,“你的听力还蛮好。”

    于是那天晚上空跑了出去,在骑士的不知何私心的协助下,他努力回想着来世的路,偷偷摸摸的跑到灌木丛里躲着,他扒开叶片看着不远处骑士们围着中央的篝火围出许多圈,大量的木桩堆出巨大的支架,上面挂满了证明骑士们身份的铭牌,骑士们轮流走到前方沉默祷告,随后又各自掏出不同样式的衣物扔进了火堆中,据看守的骑士说,那是那些骑士们刚刚逝去的亲人爱人的衣物。

    据说,牺牲的骑士和骑士们逝去的亲人,他们的尸体会被埋葬在对他们而言具有意义的地方,因为他们生前这里是他们的家乡,还活着的人们会留下唯一一个寄存了逝去者们牵绊的物品永远带在身上,因为那是留给活着的人们最后的思念,而将他们剩余衣物抛向火焰,希望他们的灵魂能够摆脱这已经漆黑的大地,去那美好的天空之上,听闻神住的地方有着最美丽的风景,是最无忧的世界。

    空看着那些那些不同颜色的衣服在火焰逐渐化成无数粉末升入高空,听着那些铭牌在熏烤里嘎吱作响,听着火焰的四周全是放肆的哭喊,仿佛对于这些骑士,唯独这时候才容许他们尽情流泪哭喊,所以一次就要哭出一辈子的不舍与哀伤。

    也许骑士,并不是自己想象中无懈可击的存在,他们会哭,他们会流露出和自己,和任何人一样无异的脆弱面孔,也许骑士,也只是人。

    “之后会怎么样呢?”后来,空回去时又问,“大家点起巨大篝火,又用力的哭过。”

    “第二天醒来,他们依然还是昨天的骑士,穿上铠甲,握起武器,日夜的操练,时刻做好着冲上战场的准备。”

    那天晚上,空没有听看守骑士的要求而返回,他躲在草丛里,等着大部分都回去睡了,整个军营除了守夜的人们而变得静悄悄,他才从草丛里出来,他走出了安定区,又在面积更大的军营里带着些许迷茫的漫步着。

    空抬头看着没有月亮的灰色天空,想这个天空一直都是这么阴沉沉的,想无论是瘫坐的人还是成为骑士的人,大家都一直活在这样让人觉得压抑的天空下,有人日夜行尸走肉,有人日夜把自己用劳累和汗水打磨的无所畏惧,只为了不知何时就将自己送上可能一去不返的战场。

    他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只有武器在挥舞时,才会擦出独特的风声,比刀剑更加清鸣,又比钝器更加迅猛!

    空迈开了步子快速的奔跑,寻找,他跑到一个训练场,看着那本已空无一人的安静之地,仍有一个身影还在夜色下晃动着,那人手里的长枪奋力划开着空气。

    空慢慢的踏进去,也没想到自己这样做会暴露偷跑出来的事实,只是被那人挥枪的身影所吸引,双脚不受控制的向前,他走近那人,看到的,只是张陌生的面孔。

    “小孩子?安定区的?怎么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对方察觉到了空的接近,可也只有嘴巴动了动,挥枪的动作未曾停滞或松懈,绷紧的面容也不见懈怠,安定区的居民偷跑出来之类的事情,尽管牵扯到了制定的规矩,可对这个练枪的骑士而言似乎根本无关重要。

    空不知道怎么回答,但还是矗在原地,骑士不停下他也就一直站着不动,他想要看这个骑士练枪的模样。

    空没有故意的打扰,骑士也不会职责空离开,在空的注视下,长枪在骑士的手里舞出了,和在高个子手中不一样的弧度,却仿佛时刻都能刺出同样的影子,空看呆了。

    他以为自己这辈子,也许都再看不到这挥枪的模样。

    原来高个子不是这个世界上的唯一啊,有太多人和他一样了,能够舞出和他一样的枪,能够像他那样坚韧的守护整个夜晚,这些将要奔赴战场上的人,那个没有堵上生命的勇气?哪个不能忍着濒死的创伤,依然因为什么,而想要奋力的继续站起来,挥舞起武器。

    “你也有弟弟么?”空下意识的问出这么一个,在外人看来很奇怪的问题,张口的时候,他的眼眶里常有泪珠悬挂。

    骑士不言,连连舞枪。

    空也不多话,认真的看,着迷的看,认真的模样,像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与动作,好像这光景,将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能去静静的看了,像那时积雪的深林,他蹲在树下,看着那个高挑的男人握住了枪杆,就仿佛握住了某种坚决。

    直到很久,一个挑空又撤回的动作作为收尾,骑士的枪尖点落地面。

    “没有,在家里我是独生子,我的父母对我很好,他们照顾了我半辈子,但我抛下他们出来闯荡,从地图的一端跑到另一端。”骑士说,他竟没有忽视空的问题。

    “你抛下你父母?他们不爱你吗?你不把他们当家人么?”空疑惑的问。

    “不,他们很爱我,他们当然是我的家人,可是他们去世的时候,我还远在另一边,没有来得及回去和他们再说上一句,说上一句,永远只能憋在心里的话了,”骑士安静的矗立,又安静的眺望远方,“他们住在战火最开始的地方,而我在另一侧的边境安得家,我有我爱的妻子和孩子,他们是陪伴我下半个辈子的人,他们住的地方,就在这军营驻扎的防线的后方,那边是战火最后没有波及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