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第五節 闘大魔頭之全殲敵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二十五章第五節闘大魔頭之全殲敵寇

    大魔頭龜壽極左衛門在警方的眼皮底下從容逃走,還設下機關,安放了定時炸彈,險些炸死秦局長、張三李四等人,鬧得警方灰頭土臉,又贏得一招。

    接下來依著鮑銀燕的意見挖掘倒塌的地道,看看厠所底下到底有什麽花頭經。局長大人死活不讓,説是下去危險太大,犯不著拿生命去冒險,見解還是蠻中肯的。

    地盤是人家的,爲了安全起見不讓你涉險下地道,也是善意。鮑丫頭卻鍥而不捨,瞞著他夥同張、李二位偷偷地幹,一定要偵察個究竟,不然不甘心。

    這且不表,居酒屋和藝妓舘裏的十三個RB人明顯的不是好鳥,人人參與作案,未能及時逮捕,一夜之間集體大逃亡,無影無蹤,留下空蕩蕩的日式房屋,仿佛譏笑警察分局是吃乾飯的!

    秦局長自然脫不了乾係,人犯是他再三請求總局“引渡”的,鮑警官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審出他就是在逃的戰犯,卻讓他使了個障眼法逃之夭夭,連拾數個從犯都溜之大吉。上峰令他限期破案,不然就以瀆職罪查辦。

    也是蟹有蟹路,姓秦的也算有能耐,三天之内便查出龜壽極左衛門及其手下的下落,均躲在RB領事館内,不日將乘船離開申城。

    於是厲兵秣馬,做好一切準備,實施抓捕行動,盛邀張、李、鮑三位警官參加,還有傷愈歸隊的陳六警官。

    黃浦江北岸的揚子碼頭停靠一艘中型客貨輪,是RB人臨時租來的,揚子江輪船公司唯一一條能跑海上的“天達”號鐵殼船,對神探鮑母娘倆一點也不陌生,船上還有老朋友徐森大副,時隔不多現已升任船長了。

    秦局長率警員在候船室和舷梯旁逐一盤查旅客,14名逃犯一個也沒發現,難道情報有誤?衆人都沒底,衹有他一人心中有數。

    不過他信誓旦旦地表白,情報絕對準確,一定事先上了船或是通過其他方式登船的。乾脆開船後實行地毯式搜查,不怕他們潛入黃浦江裏去!爭取在到達吳淞口之前抓到有關人犯,就在吳淞水警派出所碼頭下船。

    陳六是閘北分局的,自然服從;張三、李四是總局的,既然參與此次行動,也只得客隨主便;唯有鮑銀燕歡喜笑口,連聲説好,似乎乘船海上旅游一般的高興,不知她腦子裏怎麽想的。

    輪船準點開航,船上載了200多名RB人,這是最後一批離開申城的僑民,目的地是RB的鹿兒島,與中國SH的直綫距離最近,不出意外的話,明天拂曉就到了。

    沒想到七、八個討厭的警察從候船室起就折騰到現在,説是搜查逃犯,結果連個人影都沒發現,簡直是腦子進水了!

    天達輪在黃浦江上乘風破浪,一個多小時就抵達吳淞口了,汽笛猛響了一聲,算是離開母親河,向外海駛去。奇怪的是秦局長不急著下船,硬賴在船上乾耗著。眼睛一眨,人也不見了。

    等到他再次出現時,後頭跟著一連串東洋人,正是龜壽極左衛門及其手下,包括一瘸一拐的小鷹晉仁。

    真有他的!竟然找到了10個。并且人人有武器。雖説沒有槍,手上一柄亮晃晃的東洋刀,長短不一,絕對不能小覷。

    秦局長慢條斯理地踱過來,陰惻惻地説道:“鮑警官,他們也在找你算賬呢!兩下見見面吧!”

    衆人聽了驚愕不已,明擺著他胳膊肘向外拐,陳六見他不懷好意,大驚失色:“局座,你怎麽臨陣反水?”

    “非也,我同你們根本不是一條戰綫上的人,正經八百大RB皇軍。束手就擒吧,大偵探!”

    此話一說,同來的4個隨行立刻走了過去,立場鮮明。

    鮑銀燕正要掏槍,姓秦的撕破臉皮,惡狠狠地說:“我勸你不要輕舉妄動,一把手槍能撂倒幾個?這裏有拾數個男子漢一齊撲過去,先奸後殺,到時候不要怪我事先不打招呼!”

    這句狠話使人不寒而慄,鮑丫頭打了一個寒戰。“秦局長”趁機冲著她身旁二人下令:“還等什麽?下了她的槍!”

    鮑丫頭正要拔槍,沒想到拜了把子的張三、李四也是他的人,一人在前、一人在後,用槍指著她:“鮑七妹,不必作無謂的犧牲,發生流血事件會使無辜的人喪命,聼愚兄一句話,把槍交出來!”

    “好,我就聼二位哥哥的!”於是她乖乖地把槍交給張警官。

    他把槍隨意插在胸前的腰帶上。

    這時候,“鬼手”一搖二擺地走了出來:“哈哈哈哈,識時務者爲俊傑,繳械是你唯一的出路。我們又見面了!你確實是一個勁敵,極其難纏,但最終還是成了我的俘虜,豈不是造化弄人!”

    村上大久保一臉諂媚相,立即巴結上來:“她怎能同司令官您比,“收官”階段的功力太差,被你打得落花流水,成了階下囚……”

    極左衛門眼睛一瞪:“八格!照你這麽一説,本司令“佈局”、“中盤”就不如她咯?虧你還是五段棋手!”

    “不不不,不是的!從頭至尾她都不如您,被您関著……啊!不對、不對……”頓時語無倫次,一臉尷尬。

    “他媽的!你這叫捧我還是寒磣我?”

    丫頭見狀,笑得前仰後合:“呵呵呵呵,這叫馬屁拍在馬脚上!”逗得張三、李四都笑起來了。

    “你死到臨頭還笑得出來,真是個沒心沒肺的東西!”“秦局長”嗤之以鼻。

    “啊呀呀,這回局座功勞大大的,該榮獲天皇頒發的勛章吧?光宗耀祖哎,了不起!不知您算龜壽家的餘孽呢還是秦檜家的後代?”

    大概這句話觸及到他的痛處,頓時臉漲得通紅,無言以對。

    “兄弟,你這回立了大功,救了愚兄的名。我還會不認你嗎?おとおとぢゃん(日語“兄弟”)。

    “局座,人家名牌出身的正牌大少爺認你這個野路子庶出,還不下跪答謝?”丫頭還是嘴不饒人。

    “他媽的,你找死!”姓秦的説著就要動手。

    “賢弟何必跟將死的人一般見識!我倒覺得她很有個性,比我所有的學生有靈氣,説説看你有什麽未了之事或是心中不明白的,在老夫臺前討教,本司令倒願意賜教!”龜壽老氣橫秋地賣弄起來。

    “你看看,到底是大人物,胸襟就是不一樣!哪像你小老婆生的三流角色,小鷄肚腸,靠吹溜拍馬、踩著別人肩膀上去的投機分子……”見他有點惱羞成怒,也不敢往深裏譏笑他,萬一真的動起手來,要喫眼前虧,趕快轉過話題。

    “有一件事我始終弄不明白,司令官千方百計地謀求蹲監獄,最終如願以償地住進當年的舊厠所,以便潛入地下通道,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可以曉知實情嗎?滿足我的好奇心。”

    “可以!讓你這個將死之人知道也無妨,秘密仍舊帶回陰曹地府,無關大礙。”

    “告訴你,閘北警察分局監獄原本是皇軍建的,地底下有座藏寶窟,收藏從中國各地搜來的歷史文獻和重要文件,其中就有一份RB姓氏來源的考證,也就是很多年前某個藩主下達的詔書,本國已經失傳,沒想到在中國找到,實在是重大發現!”

    “啊呦呦,我當是什麽寶貝?就是東洋人的姓氏稀奇古怪,什麽樣的都有,考證不考證一點意思都沒有,不就是以地點、環境、為姓嘛!還有姓“我孫子”的,大概就是交配的男子按輩分是女性的孫子,故而叫這個怪姓,您説對不對?”

    極左衛門一時沒會過意來,鮑銀燕拐彎抹角地駡他,還點頭表示贊同。

    丫頭忍著笑又説:“司令官閣下的祖上,恐怕男女交配時,邊上有隻老烏龜探頭探腦地東張西望,於是就以動物為姓,烏龜不是長壽嗎?所以就叫“龜壽”!”

    天下還有這般挖空心思駡人的!張三、李四、孫六笑得噴飯,眼淚都下來了。

    這時候龜壽方才意識到被她扎扎實實地侮辱了一回,勃然大怒,掏出手槍就打。鮑丫頭眼尖手快,一把拉過“秦局長”替她擋子彈。

    “呯”地一響,倒霉鬼肩頭中彈,頓時血流涌注,場面混亂得一塌糊塗。

    殊不知槍響就是信號,一隊警員從客艙外衝進來,拾幾支槍對準RB鬼子:“不許動,舉起手來!繳槍不殺!”正是總局的武裝警察,帶隊的是劉副處長,原來他們早就躲在暗中。

    張三、李四也立刻轉過身,把槍指著龜壽極左衛門胸前、背後:“對不住,拿了你們的錢,剛才已經服務過了,現在該輪到你了,繳械投降吧!”

    鮑丫頭趁勢拔過別在張警官腰裏的槍,對著姓秦的:“局座,不要耍死狗!起來、起來,肩頭中一槍,離心臟遠著呢!死不了!”

    他賴在地上不起來,好像受了委屈似的:“他媽的!你很鬼,早有準備!”

    “承蒙誇獎,沒錯,早就識破你了!還自以爲得計,企圖把我抓起來討好日寇!”

    孫六上去一個打耳光:“就你這頭蠢豬,還想算計鮑警官,做你的大頭夢!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麽德性?”

    劉處長也説:“要不是鮑警官想弄清龜壽千方百計地下地道的目的,我早就清理門戶,把你抓起來嚴辦,還等到現在!”

    “你們不能過河拆橋,那天深入地下抓捕,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差點被炸彈炸死,沒有功勞有苦勞,這樣處置我,不公!”他還叫起撞天屈來。

    “恬不知恥!弄幾個手榴彈捆在一起,弦扣在你手指上,爬出洞時再拉響。爆炸時“轟隆轟隆”,炸彈聲是“轟”的一下,連這點常識都沒有,還敢作案!一下子就暴露了。你和龜壽狼狽爲奸,他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