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镇上的演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2014年夏,无锡太湖边某小镇上,“敦厚宠物店”早早地开张了,50多岁的店老板洪敦,正在热情地接待当天的第一位顾客——牵着白色哈士奇的女士。这个洪敦,人如其名,皮肤黝黑,一脸憨厚,光光的头顶边缘布满花白的头发,说话声音厚重如洪钟。他一生未娶,和领养的男孩何奈一起相依为命。

    洪敦的宠物店是老式民居改造而成,共两层,一楼经营,二楼居住。店面很不起眼,位置也一般,洪敦一直经营多年,人缘特好,服务周到,手艺纯熟,收费低廉,生意还算红火。另外洪敦还有一个拿手特长——不管什么大狗恶犬,到了他面前,都立马温顺乖巧起来,大家都啧啧称奇,洪敦开玩笑地说,碰过的狗多了,也许整个人的气味不一样了,连狗都不把他当外狗了。

    “啊——!”屋里传来一声惊呼,把那女士吓了一跳,哈士奇忍不住叫起来。

    “不好意思啊,那毛小子又做噩梦了,我去看一下。”洪敦摇摇头笑着说。

    “阿奈,醒了?”下面传来上楼梯的咚咚声。

    何奈猛然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天已经大亮,摸一摸额头,尚有滴滴汗珠,原来又是一场梦,肯定是噩梦,可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梦见了什么,只有后背上的黑色胎记有点痒痒的感觉。

    “吃点早餐吧,刚刚给你买了豆浆油条,还有生煎,是牛肉生煎呢。”洪敦已经走了上来,边说边把早点放在床头柜上。

    “我再睡会儿。”何奈说完用被子蒙着头,继续懒洋洋地躺着。

    “我说你小子,怎么就这德行,这样下去,离打光棍不远啦。”

    “还不是跟你学的,你不也是光。。。。。”只说了一半的“光”字,何奈就已经感觉到,一个结结实实的巴掌打在了屁股上,隔着被子都有点痛。

    “我看你是皮痒了是吧!快给我起来,早餐给狗吃算了。”洪敦生气地说。何奈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一跃而起,跳下床来一把抢过洪敦手中的早餐,耍了个鬼脸:“还是给我吃吧,至少还会说声谢谢,不是么?”

    “赶紧吃完,过来剪毛。”洪敦很生气地说,脸上依然是笑意未尽。

    “是是是,朕这就去。”说完,何奈做了个鬼脸,向洗手间跑去。

    站在洗手间镜子面前,何奈脱去睡衣,自恋地欣赏了一下高大帅气的自己,一头卷发凌乱感十足,鼻梁高挺,眼睛又大又深邃,白白的脸蛋甜甜一笑,信心十足自信满满,只是左肩上的两排牙印有点煞了风景,也许小时候被哪个贱人狠狠的咬了,深深的印迹一直消不掉,何奈摇摇头穿好衣服开始洗漱,洗完后梳了个酷酷的发型,然后三下五除二地草草吃完早餐,带上手套口罩头罩等行头,和洪敦一起剪起狗毛来。

    “咚咚咚!”

    何奈回头一看,原来是赵磐、张东杰这俩家伙,正贴着玻璃窗挤眉弄眼地向他打招呼。

    “算啦别忙了,和你的狐朋狗友鬼混去吧,不过记着,别再给我挂着彩回来。”洪敦无奈地说。

    洪敦话音还未落,何奈就已经神速地摘下行头准备闪了。

    “知道了,不会的,顶多让别人挂着彩回去。哈哈哈,走啦!”说来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屋内留下洪敦一声轻叹。

    赵磐、张东杰是何奈从小玩到大的同岁好伙伴,他们一起逃过学,偷过桃,打过群架,大家亲如兄弟,无话不谈。其实,他们的身世也比较相近——都是不完整的“**丝”家庭、苦命的孩子。赵磐有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胖乎乎的样子显得憨厚可爱,但能跑得飞快,跑起步来屁股上的两块肉跳得像超级电臀舞一般动感,不好的就是有点好色,喜欢故弄玄虚。张东杰肤色白皙,身材瘦削,头脑比较灵活,也算比较帅气,经常以调侃赵磐为乐。

    “那边人挺多的,看看去?”张东杰指着远处,只见镇上的影剧院门口围满了人。

    “应该又是什么演出吧,看看有没有美女跳舞哈,如果是大妈,我立马走人。”赵磐眯着眼睛,漫不经心地说。

    “我擦,那叫艺术,别老是美女美女的,你个死胖子,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路了。”张东杰调侃赵磐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