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母亲的心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其实站在许延亭的角度去考虑,他也是爱极了自己的女儿,怕女儿嫁给一个铁匠受苦,才会反应那么激烈,但他的女儿跟他一样倔强,父女俩各不相让,就成了现在这种样子。两人都在等着对方认错,谁知这一等就是十年,双方都不肯认错。不过许老爷子终究还是不放心女儿的,经常差人来看自己的女儿跟着那个铁匠生活的怎么样,如果不如意,自己说什么也要把女儿带走的。

    也正是想到了这一层,慕零对自己这个没见过面的外公倒是没那么怨恨了。前世有一句话,叫‘可怜天下父母心’。从自己父母的身上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究竟有多爱自己,甚至可以为自己付出生命,那么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评判自己的外公呢?

    今天把话说这么狠,也只过是想外公重视自己而已,他可不敢保证,凭自己这点本事能让外公低下那高傲的头颅,自己还得抽空到外公家亲自走上一趟。他是真的想早一点看到母亲那种喜极而泣的样子,那是一种今生再无任何遗憾的轻松。是的,父亲拼命的干活,就是想让母亲过的富足一些,所以是父亲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嫁给我你不会后悔,对母亲百般疼爱,使母亲在生活上不至于拮据。而自己的到来,使这个家充满的欢乐,使母亲在精神上也有了安慰,但是对于母亲的父女关系这件事上,自己和父亲都无能为力。所以他只能去从旁促进,而不能代替什么。

    许府,许延亭老爷子的书房。

    “你说什么?”许延亭直接从太师椅上跳了起来。

    “老爷,此事千真万确,我们连表少爷的动作都没看清就被他制住了。”

    “嘶...这,怎么可能?”许延亭心里充满了不相信,一屁股又坐回了椅子上。一个八岁的小孩儿啊,抬手之间制住了地阶巅峰高手?那他最低应该是天阶!而且还不是天阶初期,最少是中、后期。一个八岁的天阶高手是自己的外孙?这是一块宝啊,自己怎么能让这块宝流落在外面?

    许延亭瞬间有了决定:“黑子,明天你让赵妈和你一起去把小姐接回家吧。”

    “这...”黑子略一犹豫,心说那些话到底该不该说?

    “嗯?”许延亭一皱眉。

    “老爷,属下还有下文禀报。”黑子擦了擦头上的虚汗。

    “说吧。”

    黑子在心里一咬牙:“表少爷说,说...如果想让小姐回家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让老爷准备八抬大轿去接,场面还要大,不然,不然一切免谈。”

    “哈哈,这小兔仔子真这么说?不过倒是有个性,才八岁就如此有胆识,以后的成就定然不可限量,如果他一点要求都没有,我还会考虑考虑到底以什么形式接荷儿,不过现在就冲这小兔仔子这句话,明天,我会亲自会会这个小外孙,哈哈...”一声长笑,好像把多年的积郁全部发泄了出来了一样。

    日曜日,也就是星期日,慕零家门口的铁匠铺。

    父子两人挥汗如雨正在叮叮当当地敲打个不停,这一批兵器只剩下最后几件了,打造完之后父子俩就休息一阵子了。

    “老爸,您去歇会儿,这个我来。”

    “臭小子,是不是觉得爹老了?干不动了?”

    “哪有,老爸可是正值壮年,怎么会老呢,不过我是想锻炼一下我的技巧,我可是想得老爸的真传呢。”

    “你有那么厉害的师傅要爹的这种真传有什么用?不务正业。”不过张长义还是坐了下来,他难得休息一会儿,现在儿子能帮自己干活了,他也能适当的歇歇了。

    “这叫做艺不压身,何况这可是咱家祖传的手艺,可不能在我这儿失传了。”

    “哼,你要是有所成就,像这样的手艺还要它干嘛?没出息。”不过他心里是很高兴的,儿子都这这么厉害了,没有看不起他这个爹的微末之技的意思。

    ……

    正午时分,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在一起吃饭,只听外面突然非常吵,慕零心中一动,猜测到了什么,脸上不由也露出了笑容。

    张长义夫妻俩当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想出去看看,但被慕零拉住了:“爹,娘,你们先吃,让我去看看。”

    夫妻俩现在看自己的儿子,已经不是那种看一个八岁小孩儿的眼光了。所以点点头,继续吃饭。

    慕零到了门外,就看到自己家门口已经站满了人,门前是整整齐齐的两排仆人,再外面是一群敲锣打鼓的乐队,还有身穿各色衣服的小厮、丫环婆子等。

    街坊邻居更是围了一大堆,谁也不知道这是咋回事,但看起来好像不是什么坏事情,不由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最引人瞩目的是一辆豪华马车,整个马车有四个轮子,能有两米多宽,三米多长。上面悬挂各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