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61章 最后一战 金仙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青冥离开元铮他们之后,众人也知他是昔世某位大神的元灵醒觉,可万万不曾想到,他竟是三大道君之一的玉清道君。

    就在玉清迈进圣相乾坤结界,脚踏虚空来到煌的面前时,众人还似置身梦中。

    而随在玉清身后的两个人也令所有人震惊不已,隐藏在法器乾坤结界中的卫蚩等人,又或青帝蛮帝坛的诸人,都能透过能量结界看到强者对峙的景象。

    他们一个个神情震荡,玉清出现了,天呐,昔世巨头之一,玉清皇极天的道君,竟是青冥观主。

    青冥观一众弟子门人莫不惊奇激动,这可是他们昔日的宗主啊,谁曾想到他强大如斯?

    太子轩、平东王都脸色大变,怎么也想不到青冥会是玉清道君。

    另两个赫然是大武尊和镇国公。

    煌也面色大变,三大道君联袂而至?

    不用问了,太清玉清都现了,那镇国公就是上清道君了,他也是做梦般不真实,自己倚为强力臂助的镇国公会是上清道君。

    而此时,镇国公元屠(上清)的目光也冷然的盯着煌。

    “哈哈哈……三大道君驾临,真是万世难逢的场面,不过,本皇会怕了你们吗?”

    煌笑的异常诡异,“真以为本皇没有盟友吗?妖魔至尊,现身吧。”

    哧啦,在上结界的另一边,一支硕大幽乌的手撕开了结界,一个双脸怪人迈了进来,半阴半阳,半男半女,赫然是妖魔变后的妖王魔主的结合体。

    “三大道君吗?不过如此,想来分一杯羹?你们可有这样的实力?哼!”

    魔幻的躯体一闪便现万影,重重叠叠,如山如渊。如恒河沙数,绵绵而不绝,直接围着三大道君狂暴的一击。

    太清、玉清、上清脸色凝重,妖魔变后的至尊妖魔躯果然强大的出乎想象。

    玉清第一时间祭出了丹鼎宝炉,这件圣古法器,堪称第一,比佛王圣相有过而无不及,又有仙世炼焰的鼎助,瞬间衔生的威能极其骇人,三大道君就在鼎炉结界中一齐催动其威。与妖魔至尊全力一拼。

    轰然一声巨塌天的暴响,光影散尽,妖魔至尊漫天的魔影消逝一空,但鼎炉结界也碎成星屑,三大道君法体震颤,显然联手接下对方一击,仍落在下风。

    由此可见这妖魔至尊的厉害。

    下一刻,佛王圣相的结界被再一次撕开,它的能量就崩解了。结界消散,能量滚滚而散,但没有流溢虚空,而是归于一个点上。

    众皆目现奇光。知道元铮终于要现身了。

    而最后撕开结界的来者赫然是七星圣体的混沌,他手托混沌塔,独立正南方,强大的气势。足以与妖魔至尊相若,三大道君都要逊色下去。

    太清算是三君中的最强一位,但与混沌这三帝之一相较。仍有差距。

    “混沌,你来搅这混水,正好叫本尊试试三帝的修为,哈哈。”

    双声的至尊妖魔,正是妖王和太叔寰的合音,异变之后,声音都是双性的。

    妖魔变,亿万年不曾出现,而今在他们身上出现,这一妖一魔合融之后的实力居然直追太古三帝,当真是惊爆人的眼珠。

    化繁为简的一掌,轻飘飘的拍过来。

    混沌哼了一声,回应了漫不经心的一拳。

    拳掌相交,天地变色,这里再非法器的乾坤结界了,而是真实的天地间。

    所以这一击引发的连锁变化是吓人的,紫屏峰就在轰然巨响中崩塌了一截。

    但混沌与妖魔至尊仅仅是各晃了一下,二人竟是势圴力敌的不分上下。

    一道幽影在他们刚刚交手的中间现形,是元铮强大的魂相。

    “你们毁了我的佛王结界,其罪当诛!”

    元铮魂相蓦闪蓦晃,不分先后的与混沌、妖魔至尊交击。

    哪知混沌和妖魔至尊双双跌退开去,一个个惊夷不定,没发出一丝异响的交击,却实实在在的崩退了两大强者。

    但是元铮的魂相也给撞碎为幽散之气。

    可是幽气猛然回卷,凝若一粒微尘,然后微尘绽开,金芒乍现,一尊金光流溢的战神元铮就出现了。

    这一次的元铮不同往常,他赫然端坐在金芒四射的法台中。

    混沌淡若的脸终于现出凝重。

    “神陀法台。”

    竟是神陀法台,和自己手里的混沌塔并称太古三大神器。

    原来这小子真得了神陀的终极传承。

    元铮端坐如钟,手结法印,宝相庄严,六女已在他的身后,环围法座,天龙妙天歌在左,黑夜叉在右,这股君临人世的威仪,令所有人感受到了一种压力。

    太清、玉清、上清,也惊震不已,神陀帝君法座在此,元铮果然受益良多。

    那天龙和夜叉,分明是神级护法,修为高的骇人。

    煌的眼中也是惊疑不定,但是没等他转过念头,元铮驾御法台已至他的身前。

    “不好!”

    煌亡魂惊冒的同时,就听到了自己骨骼崩裂的声响。

    元的拳头已然越过空间狠狠捶在他的当胸。

    “你……”

    “煌,死渊时我能击碎你的肉躯,今时此日我仍旧可以办到,敢伤我的女人,你瞎了狗眼。”

    无坚不摧的可怕能量仍旧在煌的体内漫散,进一步摧残他的太古神质之体。

    任何运起功力相抗,仍是枉然,一股莫名的恐惧在心底升起。

    “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击裂我的太古神质之体?”

    煌惊恐却不信的尖嗥着,浑体瑟瑟而抖。

    元铮傲然一笑,“你太古神质之体未成,自然不堪一击,即便你神体初成,也扛不住神陀法印的摧残,我借助了法台的威能,这是神器的威能。岂是你能相抗的?蠢货,你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惹了我。”

    又一掌,轻描淡写,却直接把骨骼裂崩的煌拍的倒飞出去。

    血雨飞溅,一代人皇雄杰就这样,第二次给元铮击成了堆齑粉碎屑。

    简直难以置信,以煌的真武半神之境界,居然脆弱至此?

    一声狂怒的嗥叫,从突然崩裂开来的虚空深处传来。

    “畜生,尔敢伤我子?”

    “你算个蛋吗?”

    元铮不屑的冷哼。知道是太邪上人又出现了。

    偏在此时,一道耀眼的剑芒惊现,直接剌入那虚空裂缝中去。

    接下来就是一声动魄惊心的惨嘶。

    “三十六天剑,啊……本尊不甘心啊!”

    是太邪上人的惨叫。

    可虚空又一缕声音响起。

    “太邪,你罪孽深重,灭尔神魂只是较轻的惩罚,去吧!”

    这声音既陌生,又熟悉,在场的人或看到这场面的那些人。都生出怪异感觉。

    藏于宝链空间的卫蚩,乍闻此声,整个人的都抖了起来。

    老管家元昌也浑体一颤跪了下来,仰望中天。悲鸣一声。

    “候爷!”

    虚空中云卷云舒,一尊身影舒舒现形出来,雄奇伟魄的躯体如岳如渊,傲视万界的神态。身上却是煌廷的候爵服饰。

    元候,澜州侯元显山。

    剑在他手中,反握竖于背后。左肩处露出一截剑尖。

    太清、玉清、上清,齐齐色变心惊。

    “拜见金仙王!”

    三大道君一齐向元显山躬身施礼。

    光影混荡的元显山本体,显然不是实体,而是凝成的魂相。

    但他的魂相威能仍旧吓死人的强横,一剑,仅一剑就斩灭了藏在虚空深处的太邪上人。

    煌的神魂还没有彻底崩灭,只是肉躯再度碎成齑粉,一缕魂灵化为虚相,他不可置信的望着元显山。

    “好好好,元侯,没想到你竟是道宗三十六天之尊的金仙王,我与父亲千算万算却还是栽在你手中了,我恨啊,恨啊!”

    “你父子挑起圣世之乱,首罪必诛,万世不得轮回,安心去吧,追随你父于冥冥之中,铮儿,送他一程。”

    “是,父亲!”

    元铮的幽光魂相再闪,哧啦一声,盖世无双的‘阴灵冥火’乍现,将要逃逸的煌之魂灵团团围住。

    阴灵冥火。

    煌神色变的惨然,知道自己最后一线生机也将丢失。

    没有谁的魂灵能在阴灵冥火中存活,惟死惟灭。

    “为什么,为什么?本皇是太古神质之躯,神质之躯啊,怎么会碎?我不会死的,不会的……”

    他最后的嗥叫在阴灵冥火中熊熊燃烧。

    须臾间,声音终于归于寂静。

    一代雄皇就此灭迹于世,煌廷也将随着他的消失而灭亡。

    混沌死死盯着元显山,手中的混沌塔不断的鸣震着。

    “金仙王,我们终于见面了。”

    “不错,混沌,你欲与我一战?”

    “必战!”

    元铮却不屑的道:“你这孽子,怎么敢和你爷爷战?太不孝了啊。”

    混沌哭笑不得,但也拿元铮无奈,事实上这小子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