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画】【巅峰决战,绝世月神】万字合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巅峰决战】

    佛国,小雷音寺。

    此时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碧空如玺;佛光普照,万佛虚影布满了小雷音寺的上空,充斥了近万米的高空。

    而在小雷音寺上空一千多米处高空,一群人凌空站立在万佛虚影的手掌上,围着一位根本不能站立在万佛虚影手掌的男子,相互对峙着,虎视眈眈,战斗似乎是一触即发。

    这位被人群围攻的男子,虽然被万佛虚影所排斥,不能站立在任何一尊佛影的手掌上,但他自身身体四周,却是有着急速螺旋的玄阴色罡气在流转,既是护体罡气,又是维持他悬浮在高空中的飞行罡气。

    “方天画,你倒是逃啊,继续逃啊,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能追捕到你。”

    人群中的的一位极其俊美的书生,对着被围攻的男子,咬牙切齿地叫嚣道。

    “华天龙,你还是老样子,我不曾得罪过你吧,你干嘛跟着他们一起追着我,难道你看我长得俊美,想行龙阳之癖,那你可找错人。”

    那被称作方天画的男子,斜过脑袋瞄了那华天龙一眼,淡淡地取笑道。

    “天龙兄,你何必与他废话,我们直接把他击伤,然后带回画界审判就是。”

    在那华天龙身旁不远处,一位同样器宇轩昂的书生,看着方天画不屑地说道。

    “苏灿兄,我看你是想把他带回你们书界审判吧,我好像听说他偷了你们疾书宗的镇宗之宝疯魔疾书,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在那书生对面,一个妖艳的女子带着些许取笑之意,语笑嫣然道。

    “秦幽月,你何必在此取笑我们疾书宗,我也曾听说过,他盗走了你们魔琴宗的九幽仙魔琴,你说这是真的吗?”

    书生苏灿针锋相对地说道,丝毫不为那秦幽月的美艳的容颜而口下留情。

    “阿弥陀佛,各位施主就不要在此相互内斗吧,如今我们要一直对外,先把方天画这小魔头擒下,再做打算。”

    这时一位年前的僧人口喊佛号,制止了三人之间的斗嘴,再次把矛头对准了方天画。

    “悟能大师说的对,我们还是先把方天画擒拿,再决定带回哪里审判吧。”

    在那僧人的对面,一位手托棋盘的男子,盯着方天画虎视眈眈地说道。

    “我非常赞同齐琉森说的话,你们就别在墨迹了,我已经手痒想揍人了,你们是先一起上,还是让我一个人先上,反正我是不会与你们一起围攻他的,那不是我的风格!”

    一直没说话的最后一位,全身包裹在金甲里的人,这才说道,双臂相互对撞着,跃跃欲试,看着方天画双眼直冒金光。

    “金牛啊,你太弱了,根本不是我一合之将,所以你还是与其他五人一起上吧,让我再次领教一下你们琴、棋、书、画四界和金国、佛国的绝学吧,我很期待,你们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一直冷冷地悬浮在原地的方天画,全身突然也冒出一副金甲,对着那被叫做金牛的人,摇了摇手指,不屑地说道。

    “大言不惭,你以为你偷得我们金国的一副金刚战甲,便能所向无敌吗?要知道我们在我们金国,金刚战甲是最弱小的武器,强大的是我们这些产生灵智的远古法宝生命。”

    金牛自豪地叫嚣道。

    “试试便知,都别再耍嘴皮子和假惺惺地装高洁了,我随时等着你们的围攻,你们心里知道的,单打独斗没有一个人能在我手底下走过五十招。”

    方天画扫视了围着他的六人一眼,尤其是在那秦幽月高耸的山峰上停留了很长时间,才波澜不惊地说道。

    “好看吗,要不要姐姐脱光给你看,只要你把九幽仙魔琴乖乖地送还给我,我倒是可以让你欲仙欲死一把,然后再死去。”

    秦幽月似乎是感觉到方天画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酥胸上,于是故意挺了挺那对小白兔,魅惑道。

    “得了吧,我隔着衣服欣赏一下就好,脱光就不美了,因为我跟你没感情!要战便战,横扫完你们后,我还要回永恒龙国呢。”

    方天画不为所动,淡淡地说道,突然右手上多出一杆赤红色的大戟,戟锋对着围着他的六人一一横划了一圈,意思很明显,要横扫他们。

    “我就不相信了,以我道婴第一变的实力,会击杀不了你这个才神通境第九重巅峰的人族。看招,金牛蹬龙拳!”

    那金牛一看就是个火爆脾气,在看到方天画用大戟指着他时,立马咆哮起来,双脚一蹬脚下的佛掌虚影,手挥金牛蹬龙拳,冲着方天画飞奔而来。

    金牛右拳上猛然飞出一道巨大的金龙能量体,朝着方天画冲刺而来,而方天画看也没看,双手握着赤红大戟,朝前轻轻一刺,轻喝了一声:

    “天冰龙戟诀!画龙点睛!”

    顿时,从方天画的赤红大戟上飞出两条细小的冰火双龙能量体,朝着金牛释放出的金龙能量体的眼睛急速刺去。

    转瞬间,三龙相遇,绽放出万丈光芒,待光芒消失后,金龙能量体已经消失了,而冰火双龙能量体却是把金牛的,那被金甲完全包裹着的双眼和双ru头给贯穿了两个大洞,随即让金牛爆炸开来。

    金牛身死道消!

    “真是不堪一击,说了让你们一起上。我强大的不是武器和法宝,也不是战甲,更不是高深莫测的法诀;而是人,因为我有着一颗无敌的心。”

    方天画把手中的赤红大戟突然变成了一支一尺长的翠绿画笔,指着剩下的五人,古井无波地说道。

    剩下的五人,见到强大火爆的金国法宝生命金牛,竟然真的不是方天画的一合之将。

    于是在相视一眼后,十分有默契地点了点头,随即一起向方天画飞来,都在一瞬间施展出自己的最强绝学,皆想把异常强大的方天画立刻杀死。

    “琴瑟仙劫曲!”

    “阴阳圣棋谱!”

    “浩然悲悯赋!”

    “天龙绝杀图!”

    “菩提拈花笑!”

    方天画在见到分东西南北上五个方位,围攻自己的五大强者,向着自己迎面飞来,竟然使出了那些绝学,不禁暗自好笑,于是他**高歌道:

    “琴音绕梁,压盖龙吟狮吼;棋阵攻防,克敌千军万马;书气纵横,诛杀万妖邪魔;画界方圆,泼墨美人江山;茶道悟天,佛度四大皆空;龙腾寰宇,勿触炎黄逆鳞。

    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五样绝学我都偷学会了吗,这分明是给我送经验的嘛;那我也回报你们一下吧,让你们见识见识,我在与你们生死逃亡的两年里,自悟的终极绝学!

    永恒龙界!”

    随着方天画的高歌完毕,他右手轻轻挥动着手中只有一尺长的画笔,朝着迎面飞来的五人,急速画了五个能量圈。

    在五个能量圈上,皆有着极其玄奥的画纹变幻着,一会儿是腾飞的巨龙,一会儿是拈花一笑的佛陀,一会儿是一架仙魔琴,一会儿是黑白圣棋,一会儿是一本着了魔的书。

    转瞬间,五大强者带着他们的绝学,与方天画画出的五个永恒龙界能量圈撞在一起。

    “轰!”

    一声巨响,伴随着万丈光芒,四处乱舞的巨龙,洞彻人心的琴音,四处飞散的花朵……彻底把这片高空笼罩着,久久不绝。

    等过了许久之后,空中的万佛虚影全部消失了,那五大强者也不见了,现场只有方天画一人,手持着翠绿画笔,极其**地悬浮在原处,仰望天空的‘国运佛祖’,露出了一抹自信的微笑。

    往事如风,方天画开始回想起被全天下追杀的两年,艰辛逃亡的两年,步步征战的两年,遍体鳞伤的两年,不由得缅怀起来,正是这些经历,让他如今能够变强到如此的地步。

    然后又回想起不为人知的过去,他是中国人……

    【巨型仙图】

    世人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

    而在读书人中画家更是一无是处,除非你画得特别有意境,特别好,特别抽象,不然连温饱都不能解决,更别说扬名立万,流芳百世了。

    古代的画家几乎都是在他们死去后,画才出名,当世就出名的极为稀少。

    而现今的山水画家能出名的能有几个,更别提能与古代的唐伯虎都等人媲美的了。

    方天画是位画家,以画山水画为主,但为了营生,他最终多为在街头为行人画肖像为生。

    你还别提,方天画虽然是用毛笔画的,但他画的人物图,却是栩栩如生,都快赶得上复古照相机处理的黑白照片了。

    但这又有什么用,他一幅画只能收人家十元,多了就没什么人肯画了,这是他从一百元慢慢降到如此实验了多次,最终得出的结果。

    这一天,方天画在泰山市的一条人流量还算不错的街道旁,摆摊作画。

    “今天生意还算不错,这位美女已经是第十八位顾客了。哎,我怎么能这么容易满足,要是一天画一副画就能赚个万八千,那就有机会能眼前的这位美女共进烛光晚餐了,但如今只能在心里想想。”

    方天画一边仔细观察,街道旁停着的玛莎拉蒂上的,美艳绝伦的少女的容颜;一边想着,一边双手持着一支玉质毛笔和一支普通毛笔,在画纸上龙走蛇行地画着。

    双手作画,一心多用,是方天画三年如一日在街头作画锻炼出来的绝技。

    不到五分钟,斜坐在玛莎拉蒂座位上把性感的长腿露在外面,摆在poss的美女的画像就跃然于纸上。

    画完了,方天画随手从怀里拿出自己独有的印章,在画纸的右下角盖上自己的篆体签名:方天画。画。

    “美女,拿去,请过目一下,已经画完了。”

    方天画拿起画纸站了起来,向着两三米之外的美女顾客走去,一边说道。

    “这么快就画完了?!我可是要求你把我的爱车一起画在里面的呢,没有我可不会给钱的。”

    坐在玛莎拉蒂里的少女起身接过画纸,伸了伸懒腰,让性感的身材玲珑尽显,吃惊地说道。

    方天画凝视着眼前美少女凹凸有致的身材,笑而不语,缘于他对自己的画作有绝对的信心。

    美少女看完画纸上的画后,久久不语,良久才说道:“果然有大家风范,比我爷爷画的都好一些,这十元钱真是花得值,回去看我不挤兑一下他,省得他成天胡子都翘上了天。”

    说完,美少女就把画纸平铺在玛莎拉蒂的车棚上,就等笔墨彻底干了,再卷起收好。

    随后她从座椅上拿起红色的爱马仕包包,取出一叠毛爷爷,数也没数就递给了方天画,轻声道:

    “拿去,你画得很好,有机会可以去参加世界性的绘画大赛吗,我觉得你一定能得冠军,总比在街头给人作画强,大叔!”

    方天画茫然地接过美少女递过来的钱,脑子中一片空白,半晌后他回过神来,把钱给还少女,苦笑道:

    “美女,你可别叫我大叔,我今年才二十五岁呢。这些钱你拿回去吧,不用这么多,十元就够了,并且为了表示我对你的赞赏和提示吉言,这幅画我免费送给你。”

    美少女芊芊玉手把方天画递回的钱再次推了过来,莹莹一笑道:

    “我叫徐婷,你别再美女美女的叫了,钱你就收着吧,你给我画的这幅画,我打算拿去拍卖,没准能拍卖到十来万,到时你可就小有名气了,到那时你再免费给我画一副吧。”

    方天画万万没想到,眼前这开着豪车叫做徐婷的美女,竟然如此看得起他的画作,心里暗叫遇到知音知己了,沉吟片刻后,他感谢道:

    “那承你吉言了,钱我就收下了,我叫方天画,很荣幸遇见你。”

    正当方天画想伸出右手与徐婷握手这这正式认识时,不远处一个摆摊的人呼喊道:

    “快跑啊,城管来了。”

    闻言,方天画也顾不上与徐婷握手,只说了句“有缘再相见,”就收拾一下画摊快速离去。

    以前方天画逃避城管时,很快地把他们甩开了,但不知怎么地,?这次却截然不同。

    方天画背着画画摆摊必须的家伙,以最快的速度飞逃了近一千米,按照以往的惯例,早应该把城管们甩得没影。

    但这次当他回头瞭望时,却发现城管大队专用的城管车正在他五十米外紧追着他,似乎不抓住他狠狠地罚款,不会罢休。

    “妈呀,邪门了,怎么这次盯我盯得这么紧,难道他们知道我刚才赚了万八千块,想把我的钱全部收上去?!”

    方天画一边使出吃奶的劲。一边心里暗骂道。

    就这样,方天画在前飞奔,城管车在后面死死地追赶着,双方渐渐地远离了市区,向着泰山那里行进。

    好在方天画这三年街头卖画中,没少和城管打交道,飞奔的速度和耐力早就锻炼了出来,再加上城管车速度不是特别快,又是在繁华的街道中,不然早就被城管车追上了。

    不过也有几次十分惊险地方天画差点被追上了,缘于有时他们跑到了车辆不多的街道,城管车就可以加快速度。

    这不,当双方远离了市区街道,来到泰山脚下的旅游景点时,城管车离方天画只有十米远,差一点就被追上了。

    方天画回首看去,看到城管车只离自己不到十米远,暗叫了一声“阴魂不散”,便跨过旅游景点一米二的护栏大门,径直逃票远去。

    他希望护栏大门能把城管车挡在外面,但好景不长,后方传来“喂,你要交门票钱啊,不能逃票,不然我就报警了。”

    “报什么警,没看到我们正在追赶他吗,赶紧给我开门,别耽误我们追上他“城管的声音也从后面传进方天画耳里,让他刚懈怠的心,立马又紧绷起来。

    就这样,在泰山脚下,在旅游景点内,方天画又和城管车展开了你追我赶的拉锯战。

    渐渐地,双方向着泰山的弯曲漫长的蛇形山道远去。

    当方天画跑到半山腰时,他体力已经达到极限,而城管车却紧追不舍地就在他六十米的身后,不时传来三位城管的叫骂声:

    “妈的,这人太能跑了吧,我就不信了,我们开着车会追不上他,到时非得把他的衣服剥光,狠狠地抽打一下。”

    “必须的,我看到那美少女给他了他一叠百元钞票,肯定有上万,我们征缴上来后,今天的任务就圆满了,还能大吃大喝潇洒一把。”

    “那你还不开快点,每次都差一点点就追上他了,天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