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0章聘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300章聘礼

    陈璟和嘉和郡主的事,惜文最先知道了。£∝,

    惜文非常高兴。

    她比陈璟大两岁,虽然很年轻,总觉得自己像陈璟的姐姐,有义务疼爱他、维护他。

    “央及终于要有个家了!”惜文幸福的想,比她自己有个家还要开心。

    自从遇到了陈璟,惜文人生的理念就变得非常单纯,只两个字:陈璟。

    陈璟是惜文的一切,她的一颗心,没有自己,没有婉姨,只剩下陈璟。

    陈璟要成家立业了,惜文高兴;陈璟有了心爱的女子,惜文也高兴。

    她有点傻傻的,陈璟的高兴就是她的高兴。一高兴,她都忘了陈璟是她丈夫这件事,似乎陈璟就是天,陈璟好,才是天道。

    “等央及成家,太太过门了,我就可以正式做央及的妾。”惜文又想,“从此,生是央及的人,死是央及的鬼了!”

    惜文看嘉和郡主,也觉得她像天仙一样漂亮。

    嘉和郡主喜欢陈央及,她眼光真好,惜文这样评价嘉和郡主。

    “她家里人愿意吗?”惜文也替陈璟担心,半夜里和陈璟谋划这件事,“咱们什么也没有,拿什么娶她呢,她可是郡主!”

    “她都知道的,她知道我什么也没有。”陈璟笑着安抚惜文,“她说聘礼都不用我出,她会存钱给我,让我再给她家里。”

    惜文惊讶不已。

    惜文自己赎身,陈璟花了四万两。

    别说惜文只是望县小地方的伎人,就是名满天下的大歌姬。都没有这样高的身价。

    惜文不过是妾,还不是良妾。陈璟都能为了她花这么多钱,难道会亏待嘉和郡主吗?

    “可咱们不缺钱啊。”惜文笑道。“咱们只是身份低微。”

    陈璟当然也知道。

    虽然陈璟不缺钱,但是嘉和郡主说存钱养他的时候,他心里感激得很。

    嘉和郡主每天都会偷偷来看陈璟,她跟陈璟计划了很多将来的事。

    她告诉陈璟,她愿意做陈璟的媳妇,跟着陈璟去江南,不会强迫陈璟留在京城。

    她有钱,可以养活陈璟,陈璟不需要奋斗。做个清傲的名医就可以了,追求医术上的造诣,无需养家糊口。

    她也有势,毕竟是郡主,到了江南,权贵少了,她地位更高,可以护住陈璟,陈璟也不需纠结地位身份的问题。

    同时。她也告诉陈璟,希望陈璟别以为她是看不起他,才说这些话。

    她从未看轻任何人。

    陈璟没啥自卑感,嘉和郡主的话。他的确没有觉得半分被轻视、被瞧不起,反而有种被保护、被疼爱的感觉,心里暖得不可思议。

    陈璟没有扭曲嘉和郡主的爱意。

    惜文会细细跟陈璟谋划。怎么娶嘉和郡主。

    “怎么感觉你像个老妈子,要娶儿媳妇一样?”陈璟越听惜文的话。越觉得不太对味。

    惜文话里话外,真像陈璟的长辈。操持着给陈璟娶亲。

    “我不老!”惜文瞪了眼陈璟,轻轻捶了他一下,“再胡说八道,我不管你了!”

    嘴上这样说,却一刻也没有不管。

    她私下里张罗,打听这件事的可行性。

    她又解释给陈璟听:“我先跟了你嘛,现在你大嫂又不在你身边,你总得有个人帮衬吧。再说了,人家娶媳妇,都有长辈做主的,你没有,我不给你参合,谁帮你呀?”

    想到陈璟无父无母,婚事都没人替他张罗,惜文都心疼死了。这要是她儿子,她能把命贴给他!

    当然,惜文现在也愿意把命贴给陈璟。

    “杨国老想让我早点离京。既然答应了郡主,我就想在离京之前,先把婚事定下来。”陈璟对惜文道,“我明天去趟杨家。”

    在这个年代,正式开始定亲,就等了是合法夫妻。

    定亲了之后,嘉和郡主就是陈璟的媳妇,跟后世领了证一样。

    “啊?”惜文连忙按住他,“脑袋还有个口子呢,怎么出门?万一脑子里进了风,以后不灵光了,怎么办?”

    她患得患失的样子,把陈璟笑个半死。

    “进不了风,放心。”陈璟道。

    惜文仍是不放心。

    陈璟还没有休息几天,惜文越看他,越觉得他还很脆弱,一阵风都能把他刮跑,非常不忍心他出去。现在还在腊月,京里的冬天格外冷,冷得能冻死人!

    第二天,陈璟下床去杨家。

    他受伤之后,杨之舟亲自来看过他两次,杨夫人也来了一次。齐王他们自然不必说,不仅仅来看,还送了好些补品。

    “今天穿这件!”惜文寻了件风氅给陈璟。这件风氅是暗红色的,穿上去阴阳怪气,但是它有个大大的兜帽,可以盖住脑袋。

    “好。”陈璟没有挑剔,出门暖和要紧。

    惜文恨不能把他包裹成一个粽子,厚衣裳都往他身上加,陈璟哭笑不得,任由她搓揉自己。

    穿戴好了之后,陈璟出门。

    外头是晴天,有风,格外寒冷。寒风在屋檐下呼啸,吹得窗帘簌簌作响,那太阳也阴测测的,无精打采发出惨淡的白光,没有半点温度。

    陈璟走出小院,风掼在袍子里,他脑壳隐隐作疼。

    忍着这股子难受劲儿,陈璟上了马车,到了杨家。

    杨之舟今天不在家,杨夫人招待了他。

    “已经好多了吧?”杨夫人问。

    “是。”陈璟回答。

    他们说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