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佳偶晚成(26)——结局6(必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岳萌天天窝在家里休息,比在医院更舒服。

    元皓每天都给她打电话,她接起来总是有气无力。无论他说什么,她都反应平平,有时候甚至魂游天外,不知道他说过什么。

    元皓知道她在想郦锦程。那天在电梯里,或许郦锦程给她说过什么。元皓心里有些恐慌,孤单太久了,他不想失去她。

    他问:“我们哪天去学校?”

    岳萌一愣:“你、你决定吧,我随便。”

    “那明天好不好?我过两天不在a市。亏”

    他怕夜长梦多,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她了,感觉她在渐渐远去。只希望回到他们曾经交往的环境里,让她对他的感情更加牢固。

    “……好。”岳萌答应。

    她原本是想接受他,回忆一下曾经甜蜜的日子,将彼此之间的感情和感觉找回来。现在,她却不确定了。

    郦锦程心里还是有她的。如果是这样,她不能再辜负他、伤害他了!

    可元皓现在也需要她,他曾经救过她的命……

    撇开感情来说,她真的不知道该选谁。

    但心底……

    说爱郦锦程吧,但元皓在废墟下的话语历久弥新,同样让她心悸。她是不是太花心了?

    岳萌痛苦地靠在床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明天……明天就要做出决定。她明天见了元皓,要么和他在一起,要么和他分别,她该怎么选择?

    ……

    岳萌和元皓约在下午。

    她跟岳妈妈说了下午要出去,岳妈妈高兴得不行:“就是嘛,年纪轻轻的就应该出去约会,天天闷在家里,都要长草了!”

    岳萌想象自己顶了一窝草的样子:“……”

    “你约的谁呀?”

    “还能有谁?”

    “元皓吗?怎么不叫人过来吃饭?”岳妈妈试探地问,她想知道元皓是不是未来女婿!这女儿可愁人,好像在脚踏两只船,好想抽她!

    “晚饭再说吧。”岳萌现在还不知道要怎么办呢。

    “那你一会儿穿什么衣服去?要化个妆吗?约会一定要穿漂亮点!”岳妈妈为嫁不出去的女儿操碎了心!

    “还早呢,这才上午,你怎么比我还急?”

    “我能不急吗?”岳妈妈不满地咕哝,“懒得和你说了,我买菜去!”

    岳妈妈走后不久,若水过来看岳萌。

    若水孤身一人,没带老公孩子,岳萌忍不住问:“你这是干嘛?一个人离家出走呀?”

    “他开会,孩子送妈那里去了。”

    “真不错……”岳萌说,“等我生了孩子,恐怕没人帮我照顾。”

    若水一愣,看着她:“怎么会没人?你……决定嫁给元皓了?”

    如果是嫁给元皓,那边家里的确没什么人。要是嫁给郦锦程,想抢孩子的人应该蛮多的。

    岳萌抿了抿唇,拉住她的手有点要倾诉的样子:“其实我不知道……”

    “你还是喜欢他?”若水咄咄逼人地问,“你喜欢他什么呢?不是我有偏见,但我觉得锦程.真的比他好。”

    “他救过我的命!”

    若水惊讶:“什么时候?”

    “高考那年,地震的时候。”

    “地震?”若水知道她遇到地震,但是——“你从来没说过!”

    岳萌轻轻笑道:“因为那对我来说是秘密呀,只属于我和他的秘密。”

    她看着遥远的地方,将那场暗无天日的相遇娓娓道来。

    “只要一想起那时候,我的心就跳个不停,对他很喜欢很喜欢,想和他手牵手过一辈子。所以不论他后来做了什么,哪怕杀人放火,只要他说想和我在一起,我都想答应!”

    “你……”若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问:“我是不是有病啊?”

    若水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回答。

    “可我又想和锦程在一起。我伤害过他那么多次,觉得对不起他……我不想让他伤心了!”

    “那你就和他在一起啊!”

    “可我放不下元皓……”岳萌哭道,“你不懂地震那时候……他握着我的手,说如果死了,让我在黄泉路上给她当老婆。我们等了好久,等到快坚持不下去了,我以为我们真的会死在一起……他把唯一的食物给我吃……我觉得,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他那时候已经向我求婚了,我们注定是要在一起的!”

    “那……那你就和元皓在一起吧。”若水急忙说,“不要犹豫了,这对谁都不好。”

    “我知道……”岳萌擦擦眼泪,苦笑道,“如果当初那个人是锦程就好了,我就不用这么犹豫了。”

    若水一愣,奇怪地看着她:“你怎么会这样想?”

    “我就是这样想的啊。”

    若水沉默半晌,突然问:“萌萌,你到底是要报恩,

    tang还是赎罪?”

    岳萌一愣。

    “感动和愧疚,都不是爱情。”若水说,“如果那个人是锦程,你运气就太好了,所有的感情绞成一股麻绳,只需要系在他身上就是。但你到底是因为感动和他在一起,还是因为爱他,你可能永远分不清楚。老天爷像现在这样安排,就是要你做出选择,让你认清自己的感情,不要把爱情和感动、愧疚混为一谈。”

    岳萌怔怔地不说话。

    “分清楚了,是要选择爱情,还是舍弃爱情,就看你自己了。”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元皓。当然,我也喜欢锦程。想到他的时候,我都不敢去想地震的时候的事,就怕对元皓的感情超过他,我不想元皓超过他!”

    “地震的时候?你只有想起地震的时候才对元皓有心动的感情吗?”

    “……好像是。”岳萌无奈地说,“现在的他,其实我挺讨厌的。不过只要想起地震的时候,我就会原谅他。”

    “那你现在爱的是锦程!”若水肯定地下结论,“而元皓,你喜欢的只是废墟下的他,而不是后来的他。如果没有地震那件事,你还会纠结在他身上吗?”

    “……”不、不会的,岳萌不用想,就知道答案。

    “还有锦程。如果对他不愧疚,你想和他在一起吗?”

    “当然——”岳萌脱口而出,然后瞪大眼。

    若水问:“当然什么?想还是不想?”

    “我……”岳萌颤抖地捂住心脏,突然站起来,“我去找元皓,不招待你了!”

    若水沉默几秒,问:“你去哪里找他?我送你去吧。”

    “也行。”

    两人出了门,正好遇到岳妈妈回来。岳妈妈看到若水,笑道:“若水怎么来啦?你们去哪里,不吃午饭?”

    “一会儿回来吃。”岳萌拉着若水匆匆往前走。

    岳妈妈说:“元皓来了,在楼下!”

    岳萌一愣,回头看着她,哦了一声。

    下楼后,两人看到了元皓的汽车。

    元皓从车上下来,看到若水时愣了一下,站在那里没动。

    岳萌对若水说:“我改天找你。”

    “好。”若水担忧地看了她一眼,打车走了。

    岳萌深吸一口气,走向元皓。

    元皓拉开车门,她坐上去。汽车开动后,她说:“我们去旁边的公园走走吧。”

    元皓一愣,不是去学校吗?不过想到还没吃午饭,去公园走走也好,吃了午饭再去学校比较合适。

    把车停在公园外,两人并肩走进去。

    公园里很多老人和小孩,大家看起来很悠闲,不像上班的人那么行色匆匆。

    走了几分钟,岳萌看向元皓:“我一直没跟你说,我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你吧?”

    元皓一愣:“为什么?”

    “因为你救过我的命!当初如果不是你,我肯定就死了!你当时连自己的命都不肯要,就为了救我这个从来没见过、不知道是美是丑的人。你当时那么好,好到你无论怎么伤害我,我都记得你最初的样子,以至于我永远放不下你,永远在心里给你留了一个位置!当初的美好,足够我无条件原谅你任何事,哪怕你杀人放火,被全世界唾骂,我都会在最后给你收尸!可是现在,我不想让那件事绑架我一辈子,哪怕你说我不知感恩也好——”

    “等等!”元皓打断她,有些不解地问,“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救过你的命?”

    岳萌一愣,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居然忘了吗?难道那场遭遇,只是对她来说很重要,对他却不算什么?

    “你忘了吗?”她突然觉得很讽刺,忍不住苦笑,“14年前那场地震,我们被困在一墙之隔的废墟里,你把唯一的一瓶水给我喝、唯一的一瓶粥给我吃,你安慰我,让我不再害怕……就因为这样,这十四年来,我要么死心塌地等着你,要么摇摆不定地想着你。不过现在,我觉得够了!”

    元皓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她爱他,是因为这样?可是……

    “可你居然忘了?这是在对比我有多愚蠢吗?”

    “你弄错了。”元皓说,“我没有。”

    “是吗?”岳萌苦笑。

    元皓知道她误会了,误会他没有忘记那件事,但其实——

    “在我身上,没发生过你说的事。”他说。

    他知道,昧下这件事才是对的,这样可以得到她。但突然间,他觉得太可笑了。他一直以为她还爱着他,但她似乎爱错了人。

    “怎么可能!”岳萌叫道,难道那是她在做梦?!哪怕不和他在一起了,她也不要接受这种可能!那是她的记忆,宝贝的记忆!

    “我也想问,怎么可能?你为什么会……认为是我?”

    “当然是你啊!”岳萌惶恐地叫道,“你是a市人!你去那里旅行!你遇到了地震!你掉了子弹

    壳的项链!”

    元皓的瞳孔猛地一缩:“项链?”

    那是最不愿提及的记忆。

    他想起来了,她在开学典礼上遇到她,她带着子弹壳的项链。

    他猛地看着她:“项链上……是不是刻着一个数字?”

    “是啊!”岳萌狠狠点头。他知道,所以是他对不对?

    “我的数字是13。”

    岳萌一呆:“你说什么?”

    “13。”他无力地说。果然错了,一直以来就错了,他曾经得到的爱情,是不经意偷来的。

    岳萌摇头:“不可能,明明是——”

    她一顿,难道,她真的弄错了?可如果不是他,会是谁!

    “你不是说你去了那里吗?!”岳萌控诉地问。

    “我是去了,但我不是一个人去的。”元皓说,“我和我弟弟,还有一群朋友,一起去的。我记得,我有提过,我有个朋友在那时死了。”

    “你……”岳萌当然记得。那是她追求他的时候,想和他套近乎,想提起地震时两人的互相帮助,结果刚起了个头,他就说——

    “我不想提那件事了!我朋友在地震的时候死去了,我不想再提,你懂吗?”

    她看到过那场灾难的生离死别,明白那种痛苦,马上点头,并且把项链藏到衣服里,再也不敢把子弹壳露出来让他看见。

    在追求他之前,她本来想把项链还给他,结果他怔怔地看着项链,用一种他不懂的语气说:“送你了。”

    那时候岳萌如获至宝。

    现在,岳萌忽然明白了他为什么那个反应。是因为,项链让他想起那个朋友吗?

    难道——

    她愕然地瞪大眼:“救我的人,真的不是你?”

    “不是我。”元皓深吸一口气。

    “是你朋友?”死了……那个人已经死了?

    元皓沉默半晌:“算吧……”至少曾经是。

    岳萌身子一晃,转身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她……她这些年做了什么?为了一个已经死掉的人,纠结在元皓身上,辜负了郦锦程?

    “数字是19对不对?”元皓问。

    岳萌愣愣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你骗我是不是,是你!”

    “不是!是锦程!”元皓飞快地说道。

    岳萌身子重重一晃,不可置信地问:“你说什么?”怎么会变成锦程?!

    “是锦程,19是他的生日号数。当时我们一起去旅行,他被埋在一家超市下……”

    岳萌倒吸一口气,废墟下的声音一道道传进她耳朵里——

    所以你是一匹马?

    我是a市人,过来旅行的。

    我这边是超市,有吃的。

    这个墙不厚,我想办法掏一块砖出来,把东西递给你。

    你握住我的手,我可以感受你的体温和脉搏,你不会睡过去的。

    我们牵着手死,黄泉路上也有伴了。

    我感冒了,不是跟你说了吗?这下面困着,病情加重了。

    要是我们死了,黄泉路上你给我当老婆吧。

    ……

    岳萌泪如泉涌,捂住脸痛哭:“怎么会?怎么会是他……你不是说你朋友死了……”

    “如果是19,就是锦程的。”元皓沧桑地说,“死掉的朋友是另一个,我当时和他困在一起,结果他死了,我活着。那个项链,是大家一起学枪的时候做的,外表都是一样,只是子弹壳上面刻的数字不一样。我……”

    元皓顿了一下,废了很大的力气才继续说:“我当时和那个朋友困在一起,刚刚地震时,我们找到出口爬出去了,结果我的项链掉了,他去帮我捡,恰好余震,他又掉进去了……所以,你懂吗?我以为你捡到了我的……我不想提起那件事,太愧疚了。”

    岳萌捂住心口,已经没兴趣听他的故事,耳朵里只有一句话疯狂叫嚣——是锦程!是锦程!是锦程!是锦程……

    她猛地起身,拨足狂奔起来。

    她怎么可以这么笨?怎么可以弄错了救她的人?

    a大有一座小型喷泉,年代久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生很爱往里面扔硬币,那里就变成了一个许愿池。

    岳萌曾经以为那条项链是元皓的,和他分手后,伤心地把项链扔了进去。后来,她再也没去过那个地方。

    多少年了?十……十二年了,它还在吗?

    岳萌跑进a大,按着记忆中的路线冲向许愿池。

    许愿池里波光粼粼,硬币在清澈的池水下反射着光芒。

    她毫不迟疑地跳下去,伸手穿过水、穿过满池的硬币,想找到那条丢了十几年的项链。

    “哎!”岸上有人叫道,“不准偷许愿币!”

    “呜……”岳萌痛哭,一边哭一边寻找。</

    p>

    岸边来了许多人,先前都以为她是要偷硬币,后来觉得不对劲,一个个地不说话,站在岸边对她指指点点。

    过了好久,校警走过来:“同学,你在找什么?”

    岳萌回过头,哭泣着说:“我丢了东西……”

    “什么时候丢的?”

    “好久……好久了……”岳萌哭道,“好多年了……”

    “好多年?!”校警一惊,“那肯定不在啦!现在许愿池每年淘一次,淘起来的硬币都捐了!”

    岳萌一怔,看着他:“你说什么?”

    “捐了啊……”校警呐呐地说。

    “每年……淘一次?”她绝望地问。

    “是啊,你先起来吧。”

    若水身子晃了晃:“那要不是硬币呢?别的东西呢?哪里去了?”

    “当然是扔了!”校警皱眉教训道,“我说你们许愿就许愿,别的东西就别往下面扔了……”

    “呜……”岳萌蹲在水里,痛哭失声。

    …………

    郦锦程拿着一束白菊,走进别墅的客厅。

    这是他的私人别墅,曾经在这里和岳萌度过一段短暂又快乐的时光。他本来以为,这时光会持续到老,终究是他错付了。

    他把白菊放在桌上,缓步上楼,推开卧室的门。

    他们曾在这里亲热,他还记得她的笑靥和哭喊,偶尔会主动和大胆。

    也在浴室里恩爱过,但他更喜欢如老夫老妻一样看对方洗漱,全然不顾什么形象。

    郦锦程深吸一口气,飞快地带上门下楼。

    何必再想这些事,何必再给自己找不自在?他今天是来彻底道别,永远也不要再奢望了!

    下了楼,看到桌上的白菊,他从兜里掏出戒指盒,打开来,里面是那枚陈旧的戒指。

    他看了一会儿,平静地阖上盖子,把盒子放在了白菊旁边,孑然一身地离开。

    ……

    十四年前。

    郦锦程和一群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元皓、唐楷等人,一起结伴去旅行。

    途径南方某个小城,一群人停下来休整、补充食物和旅行用品。他们接下来的路线没什么人烟,多半会露营,所以东西一定要准备充分。

    一群人分配了任务,郦锦程负责去超市采购。

    走到摆放食品的货架下,他拿起矿泉水,地面突然一阵晃动。

    他疑惑地抬起头,见旁边的人跟他一样茫然。过了好几秒,对方反映过来:“地震!”

    那人惊恐地往外跑,郦锦程见货架上的东西汹涌地往下落,急忙把手里的矿泉水塞回去,转身就走。

    啪地一声,他回头,刚刚塞回去的矿泉水已经落到了地上,还有更多的东西落下来,不停地打在他身上。

    他用手臂挡在头上,飞快地往外逃。就在这时,前方的天花板摇摇晃晃地掉了下来。他倒抽一口气,暗骂:这一定是豆腐渣工程!要是在a市,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塌了!

    眼看整座房子开始坍塌,逃跑已经来不及,他飞快地转身,在角落躲起来。

    全世界都在轰然倒塌,郦锦程猛地抬头,觉得不能等了,躲在这里可能死得更快。他想跑,但前方已经没有路。

    他无奈地闭了闭眼,只能抱着腿蹲在原处,过了好几分钟,世界才安静下来。他爬起来,四周漆黑一片,有些地方有光透进来——那里一定是出口!

    他推开挡在周围的货架,往有光的地方走。

    出口有一道很小的口子,他用手扒了扒,刚好容一人身通过,正要爬出去,背后传来喊声——

    “救命……有人吗?”

    郦锦程停下来,回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救命!有人被埋了,快来人啊!”

    他愣了愣,狠心地转过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